脑洞多,更新少,文笔差的咸鱼写手。
过段时间[半年内]会搞合集放还看的过去的文…………所以黑历史就不要翻了好吗…!![…]

dover

写给亲友的世界杯点梗……………这是小组赛出线前答应的事,开始写是四分之一决赛英格兰对瑞典,今天我终于写完了[…]
结尾莫名其妙,本来我打算开黄腔的,结果不知道为什么写成这样了。
我真的真的很久没动笔,真·小学生文笔。
以上,不介意的话请自由的…[…]

“哦?你买票啦?”
随着世界杯进行的愈发热烈,国家化身们也纷纷出现在现场,虽然对于他们来说,4年一次的全球赛事并非因间隔太长所以充满期待,正相反,4年在他们漫长看不到边际的生命中只不过是眨眼一瞬。
只是难得能和朋友们聚在一起,这种时间还是要珍惜的。
弗朗西斯对世界杯并不算太热衷,当然,他很乐意看到自家的小伙子们在草场上奔跑驰骋,将对手打的落花流水,但对比恋人的场场必看,情绪也随之起伏时,他就显得相当的不敬业了。
又是一天早上,刚从黑甜梦乡中挣脱的弗朗西斯才睁开眼,便看到亚瑟得意洋洋的在他面前晃动手机,屏幕上显示着机票购买成功的提示。
“哦?你买票啦?”法国人眨眨眼,看清了飞机到达地点,萨马拉,当然是萨马拉。
托伊万的福,他们不用买门票,但机票还是得自己负责,而赛程一出来亚瑟便迅速的购票收拾行李,准备亲自到场为运动员们加油。
弗朗西斯无奈,虽然他只想在家里精心挑选的舒适沙发上坐着边喝点酒边看比赛,但亚瑟显然觉得到现场才更能抒发高涨情绪。于是法国人也不得不舍命陪君子,整装坐上飞往俄罗斯的飞机。
来不及享受五星酒店的周到服务,弗朗西斯便被英国人拖到了竞技场,顶着伊万带着了然意味的暧昧紫眸,一向以风流形象著称的法国人也难得有些脸红。
“…我说,稍微分点注意力给哥哥如何?”弗朗西斯看着头绑国旗色彩带,手拿小国旗激动挥舞的亚瑟,无奈的一手撑住脸颊趴在他旁边。
而英国人只是在挥手间隙扭头瞥了他一眼便重新转回头去,为英格兰队一记精彩的铲球手舞足蹈的欢呼。
好吧,弗朗西斯叹了口气,看来他的恋人在这段时间内都不属于他了,还好世界杯只是四年一次。
是夜,比赛结束后长途舟车劳顿又看了比赛精疲力竭的两人拒绝了球队关于庆祝活动的邀请,随意吃了点东西就回到了酒店。
洗完澡的弗朗西斯把自己扔到柔软水床上长叹口气惬意的闭上眼。
然后被面颊上的冰冷惊醒。
‘你干嘛’法国人投过去谴责眼神。
‘让你清醒清醒’英国人如此回视。
于是他俩眉来眼去了一会儿后弗朗西斯认命翻了个身给人腾了个位置,顺手接过亚瑟手里的冰啤酒拉开拉环畅快喝了一大口。
“敬世界杯。”
亚瑟微微弯唇,也跟着举起易拉罐装模作样的跟他碰了碰。
“敬英格兰队。”
“那得加上法国队。”
“那就其余队伍。”
“…真是过分呢亚蒂。”
“……敬法国,行了吧。”
“敬世界。”
“敬世界。”
敬和平美好的世界,和为这个世界付出的人。

蹭个法诞的尾巴祝法法生日快乐,我爱你呀~♪

评论 ( 1 )
热度 ( 13 )

© 荷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