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多,更新少,文笔差的咸鱼写手。
过段时间[半年内]会搞合集放还看的过去的文…………所以黑历史就不要翻了好吗…!![…]

hp+aph 英法也许

除草混更。

“荧光闪烁。”
随着一声细小的念诵声,点点光亮出现在魔杖的顶端,勉强能将周围的事物看清,弗朗西斯放缓了呼吸,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周围的森林。
禁林。
和它的名字一样,这是个禁止进入的森林,里面充斥着各种各样的魔法生物和植物,当然,并不缺少危险的那部分。
从霍格沃兹被建立之前便存在的黑暗森林,是不允许任何学生进入的地方。

弗朗西斯不是以勇气——或者说没脑子著称的格兰芬多,他是个拉文克劳,聪明且懂得遵守校规——在老师面前。
而让他违反校规冒着生命危险也要进入禁林的理由只有一个,珍稀的魔药材料。
月光草是一种非常难搞的材料,只在满月才会开放,也只有在满月时采摘才能充分发挥药效。
不巧的是,弗朗西斯最近在尝试的一种恢复药水便需要这种植物。
于是他只能在夜晚偷偷的进入禁林。

就是那儿了!
弗朗西斯看到前方地上柔和的白光时眼睛亮了亮,他快步走上前去用特殊的手法及工具采下几株放入空间袋,不期然听见了不远处的一声嘶吼。
狼人。
拉文克劳立刻站起身摆出了攻击的姿势并且下意识屏住了呼吸,脑内疯狂搜寻着狼人的相关知识。

该死,虽然今天是月圆,但自己根本没敢深入只是在禁林边缘居然也遇到了狼人。弗朗西斯在心里咒骂着,熄灭了荧光闪烁,祈祷狼人的离去。
事与愿违,狼人的嘶吼声越来越近,法国人全身绷紧,魔杖上的咒语蓄势待发。

“嗷呜——”狼人仰头长啸,呼哧呼哧的喘着气,涎水从它鲜红的舌头和雪白的尖牙旁滴下,森然的绿眸在黑暗中闪着光芒。
它发现了猎物。

弗朗西斯小心的向旁边移动想要避开狼人的行走路线,事与愿违,狼人似乎已经发现了他,直直向这边跑来。
“昏昏倒地!”“障碍重重!”
拉文克劳连施几个咒语也没能阻挡狼人, 它还是向他冲来。
弗朗西斯有些绝望,难道自己就要死在这儿或者变成一个后天性的狼人吗?

“嗖”一支羽箭从密林中飞出,正中狼人的肩膀,上面巨大的力道甚至让它向后退了几步。
“嗷呜——”狼人被激怒了,它向着羽箭飞来的方向呲牙咧嘴,但仍没有放弃它的拉文克劳猎物的意思。
“嗖嗖嗖”几只羽箭再次飞出,与此同时深处传来悉悉索索的响声,有什么东西正在靠近。
马人。
一个看上去有些瘦削但从射中狼人的羽箭上的力道来看绝非它表面那么无力的金发马人缓缓走出,它弯弓搭箭,又是一下将狼人击退几步。

狼人只是缺乏理智倒并不是傻,它虽然能拼着近战打到那只马人,但它完全没必要因为一个猎物而惹上数量庞大的马人部落——毕竟狼人并不是一种群居的魔法生物。
它再次威胁式的呲了呲牙,快速向着另一个方向跑掉了。

“…谢,谢谢。”弗朗西斯看着自己身边高大的马人——梅林!他看起来可能有两米!——努力维持风度的向他道了个谢。
马人只是兴趣缺缺的向下瞟了一眼胡乱点点头算是接受,接着它就转身准备离开。
“等等…!”弗朗西斯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做,但他下意识的伸出手想要拉住它…拉住了尾巴…
“对,对不起。”拉文克劳慌乱的红了脸颊道歉,看起来想要把自己埋进地里。
马人的前蹄不耐烦的蹬了蹬地,转过头来盯着弗朗西斯,弗朗西斯这才发现自己竟然还牵着对方洁白柔顺的长毛,他像被烫到般飞快松手,鸢紫的眸闪着尴尬和歉意。
他抬头仰视马人,发现他有一双冷淡的祖母绿色的眼睛,和稍显粗壮的双眉。

亚瑟觉得自己今天真是太倒霉了,今天部落里来了个东方的巫师,据说是霍格沃兹的魔咒学教授,还和首领相谈甚欢,好吧,他也勉强可以承认东方的观星术的确有它的独到之处,但这绝对不意味着他就要按着那个巫师的方法行事啊?!
但是族长笑眯眯的抚着长长的胡子,“嚯嚯”笑着同意了东方巫师的建议。
“既然耀说你红鸢星动了,”老首领温和但不允许反驳的开口,“那你就在黑暗森林里转一转吧。”
该死的红鸢星动了。亚瑟愤愤然咬了咬牙,就因为那个巫师一句话,他就得在满月的夜晚不待在族里观月反而在黑暗森林里乱转,哈,还碰见一个没长脑子的敢于在月圆之夜出现在月光草旁边的人类小崽子…!要不是自己出现及时森林里又会多出一具尸体,还是残缺的。
亚瑟越想越烦躁,他草草瞥了人类小崽子一眼——金发紫眸,长得还不错,女的?胆子这么大——就准备离开,结果‘她’居然还敢扯自己尾巴??
亚瑟再一次皱眉看向‘她’,见‘她’识相的松开手满意转过头准备离开,顿了顿却发现自己居然在担心人类小崽子的安危,他转过身定定的注视着已经呆愣在原地的金发拉文克劳,随后出乎对方意料的弯下腰将人抱起。

弗朗西斯感觉自己在做梦,在这个普通的月圆夜,他不普通的偷偷出来采摘草药,碰上了不普通的狼人,被不普通的马人救了,还被不普通的马人用不普通的公主抱送到了禁林边缘,这算什么,马人不是最讨厌巫师的吗??还是其实讲错了,马人特别喜欢巫师??大脑一片混乱的拉文克劳茫然的目送马人远去,连个回眸也没给他,他不知道自己怎么穿过一个又一个走廊,又是怎么躲开费里奇和洛丽丝夫人再回答出宿舍门口铜环的问题[注1],当他躺到床上时室友们仍然在安静的沉睡。
‘我一定是在做梦’金发紫眸的拉文克劳自欺欺人着,陷入了梦乡。

tb…也许会有c

注1:呃,我记不太得拉文克劳门口问问题的到底是铜环还是铜鹰了,这不重要…不要在意[…]

评论 ( 1 )
热度 ( 12 )

© 荷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