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多,更新少,文笔差的咸鱼写手。
过段时间[半年内]会搞合集放还看的过去的文…………所以黑历史就不要翻了好吗…!![…]

呃…没想好题目

之前魅魔法的后续…嗯…

“我需要精气。”
“嗯…那你去…什么??!”亚瑟本是随口回答却突然反应过来,震惊的把目光投向慵懒趴在沙发上的恶魔,而恶魔只是专注的欣赏自己骨节分明的手掌,漆黑的纤长细尾将沙发打得啪啪作响。
“我,需,要,精,气。”弗朗西斯并不在意契约者的震惊神情,一边慢条斯理的摆弄自己的手指一边吐字清楚一字一顿的回答,末了抬眼递给法师一个混杂着你怎么成为法师的和你耳朵还好吧的眼神。
亚瑟咬了咬牙把蹦到喉咙口的咒语咽了下去,这是个恶魔,他提醒自己,不是阿尔弗雷德那个蠢货。
弗朗西斯并没有自己逃过一劫的自觉,有些烦躁解开衣领的第一颗纽扣——来到这个世界一个星期后他已经入乡随俗的了解了时尚的最新趋势并从善如流的换上了新款衬衫,用亚瑟的钱——露出形状优美的精致锁骨,魔法师下意识的移开了视线。
“哥哥我还以为这上面会好玩一些——”恶魔百无聊赖的翻了个身仰面躺在沙发上,“结果一场战斗也没有吗??”他鸢尾紫的眼眸仿佛盛满爱意,含情脉脉的望向亚瑟。
“…真是不好意思啊。”英国人已经习惯了对方无时无刻的放电,面无表情的回应。
“或者你有没有什么仇人?”新住民兴致勃勃的出着主意,“让我去把他吸干?我觉得以你的个性…”他摸着下巴上下打量了自己的契约者,肯定的点了点头,“这种人应该不少吧?”
亚瑟的脸黑了下去,虽然他下意识的考虑了这个想法的可能性——一个没有阿尔弗雷德,没有伊万的美好未来——法师差点就动心了,但他镇定的清了清嗓子说服自己,那是同伴,不是敌人,而后才对着恶魔缓缓开口,“好啊。”
“你同意了??”恶魔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
挺可爱的,魔法师在心底评价,长得好的确是种优势。
“我为什么不同意呢?”英国人露出完美的微笑,唇角上扬了35°[注1],矜持的开口,“也许你会想知道他们的住址?”
弗朗西斯点点头,从亚瑟嘴里得到地址后给自己加了个隐形术·伪[注2]展开双翼飞了出去。
被留下的法师唇角的笑意带起狡黠的意味,虽然他不觉得也不希望恶魔真能吸干那两个白痴,但给他们找麻烦的事他还是乐此不疲。
一起解决了三个麻烦,这个世界真是太美好了。亚瑟陶醉的闭上了眼想象另外两人焦头烂额的场景,随后进入实验室和他的魔药相亲相爱去了。

[注1]:其实具体是不是35°我记不清了………大家不要在意,知道意思就好了。
[注2]:弗朗西斯是魅魔,严格意义来说主习的是幻术,他不会真正的隐形术,但能通过幻术扭曲周围的环境达到隐形的目的。

现在可以公开的情报[…]
1.亚瑟生活的世界类似地球,只不过不是科技侧而是魔法侧,不过衣着打扮和现实差不多,虽然不同职业会有不同装扮,但老百姓们的流行还是没变的[…]
2.亚瑟,伊万,阿尔弗雷德是三人小队,类似佣兵之类的。亚瑟是法师,伊万是德鲁伊,阿尔是剑师,是的,这是一个纯输出没奶的小队,伊万理论上来讲应该是个贫乳,但他放出来的治愈术永远有负面效果,不如不用。
3.弗朗是魅魔,主攻是幻术,也会一点攻击法术,偶尔会掏出西洋剑玩一玩,但真的就只是,玩一玩[…]
以上,也许会完善,也许会tbc…
又及,我努力往,比较欢快的方向写了。

评论 ( 3 )
热度 ( 6 )

© 荷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