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多,更新少,文笔差的咸鱼写手。
过段时间[半年内]会搞合集放还看的过去的文…………所以黑历史就不要翻了好吗…!![…]

想[哔——]弗朗的某个梗,脑洞

“…出现吧!遥远大陆上的恶魔啊!我以亚瑟·柯克兰的名义召唤你!”亚瑟大声吟诵着拗口的咒语,双眼紧闭,浑厚的魔力在他周围有规律的波动。

地上复杂的魔法阵不断旋转绽出暗紫的光芒,黑雾从中涌出遮蔽了视线,随着亚瑟最后一个字母念出口,法阵突然光芒大盛,刺得人睁不开双眼。

亚瑟眯起眼,不知从何处来的风吹乱了他的头发,将他的法袍吹的猎猎作响。

“想不到现在居然还有人会召唤咒语,”带着磁性的华美声线仿佛大提琴般在亚瑟耳边奏响,“这可真让哥哥我惊讶。”声音的主人低低笑着,缓缓走出了黑雾笼罩的范围,亚瑟得以见到他的真容。

那是最奢侈的金块最灿烂的阳光也比不上的耀眼金发,紫罗兰色的眸仿佛一潭清澈却望不见底的湖水,白皙的肌肤如同东方上好的瓷器闪着细腻的光泽,樱粉色的唇瓣中吐出的字句似乎便是世上的真理。

这是一个无法用言语来描绘的美丽恶魔。

是的,恶魔,他头上绵羊般的弯角和背后漆黑的蝠翼无不鲜明的证明这个容貌精致如同天使的男人是个不折不扣的恶魔。

令人奇怪的是,即使他如此的美丽,但绝不会有人将他的性别错认。亚瑟也是在惊艳后的瞬间便肯定了他的性别为男。

“亚瑟·柯克兰?”恶魔玩味的将这个名字在唇边咀嚼,水晶一样剔透的双眸带着笑意望向魔法师,“和我签订契约的名字?”

魔法师注视着恶魔身上的奇异服装——全身包的严严实实,扣子只露出喉结和一小段在黑衣衬托下更显白皙的脖颈,只到肋部的短小斗篷下是被皮带束紧的纤细腰肢。禁欲却透着诱惑——嘴角抽了抽,他艰难的找到了自己的声音“我似乎搞错了召唤时的种族。”他听见自己说,声线中带着抹不去的沙哑。

“不,”恶魔微微笑着反驳了他,“你没有念错,只是我比较好奇现在居然还有人能在深渊中召唤恶魔而已。”

…所以是你出来了吗??亚瑟祖母绿的双眼无神的看向金发男子,内心无限orz。

似是被魔法师的态度娱乐到了,恶魔随手一挥,身上的奇异服装化为黑雾随后变化成一件把他从头罩到脚的黑色长袍,亚瑟觉得那件法袍的样式真是该死的熟悉。

“弗朗西斯·波诺伏瓦。”他轻轻的念出自己的名字,“回应你的恶魔。”

“种族,魅魔。”弗朗西斯笑的云淡风轻,魔法师却仿佛看见了自己黑暗到伸手不见五指的未来。

“契约,成立。”

p.s.法的奇异服装就是军服啦,作为一个没什么审美的人找不出其他的适合的衣服了[…]

p.s.附赠小剧场。

很久很久之后的未来,在他们已经完全的熟悉甚至信任对方后,亚瑟终于问出了那个困扰自己许久的问题。

“魅魔都是同你一样美丽的生物吗?”他把玩着恶魔灿烂的金发好奇地问到。

“当然不是,”恶魔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仿佛他是不知道牛奶能喝的奇怪物种。“就算在魅魔中,哥哥我的美貌也是数一数二的。”弗朗西斯得意的咧开嘴。“感到荣幸吧人类,在你面前的可是魅魔族的王。”

“!!!”亚瑟惊讶的睁大了双眼,再次打量了慵懒的仿佛一只猫咪般趴在自己身上的青年,虽然他知道他很厉害,但是…王???深渊恶魔可是丛林法则最忠诚的奉行者,没能力的恶魔只能做社会底层的残渣。

法师突然有些心疼,他俯下身将温柔的亲吻细细密密印在恶魔锐利的角上。

魅魔从脸红到了脚尖。

评论 ( 1 )
热度 ( 50 )

© 荷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