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多,更新少,文笔差的咸鱼写手。
过段时间[半年内]会搞合集放还看的过去的文…………所以黑历史就不要翻了好吗…!![…]

黑塔鬼

第六节【2】

第六节[3]

 

地点:离世界会议会场三个小时的处于深山中的空宅

 

众人顺着楼梯往下,来到了德国和意大利之前看到有保险箱的房间。

在输入密码后,“咔嚓”一声,保险箱打开了,里面躺着一枚小小的钥匙,日本伸手将它拿出,看了看上面的字迹。

【得到了【书斋的钥匙】】

既然拿到了钥匙,大家便一起向日本先前找到的一楼书斋走去,许是因为来人基本都在的原因,所有人心情都不错,连自从进入这栋洋房时就出现的阴郁气氛都消散了几分。

顺利的使用钥匙打开房门后,进入的是一个黑白配色的西式房间,众人在搜寻一阵后,终于推开椅子在桌子下面发现了一个按钮。

突然响起的声音把大家都吓了一跳,按钮按下后,房间西北角的书柜突然移动,露出了后面的门。

犹豫了几分钟后,日本推开了门,发现一个小型的,类似监狱的地方,在监狱里不远处,掉落着一把钥匙。

【得到了【地下室的钥匙】】

习惯性的上了锁捡起钥匙,却在出门时发现了苦苦追求众人无果的tommy,大家脸色都不怎么好看,匆匆商量了几句后众人决定由日本来甩开怪物,其他人去破坏时钟的方案。

在中国担心的眼神中远去的日本成功的甩掉了tommy。

“在打开这门之前,不先找出时钟破坏掉可不行,”日本站在地下室门前想,“回去方才的房间吧,也该是意大利君他们找到时钟的时候了。”

 

这么想着的日本回到了黑白的房间中,大家站成圈仿佛在商量什么,见日本进来,中国首先转过头来。

“哦!回来啦阿鲁。”他琥珀色的瞳仁中流露出的是日本熟悉的关切,“没事吧阿鲁?把事推给你真抱歉阿鲁。”

“没有,”日本微笑着摇了摇头,“反倒是这边委托把麻烦的事给您了,真是抱歉。”他顿了顿继续道,“我这边进行的很顺利。”

“虽然如果我也一起跟着去就好了…”意大利有些沮丧却又马上弯起眼眸,“不过日本的脚程也很快耶~”

加拿大温和的笑着开口,“辛苦了,那个时钟,我们找到了喔。”

“你找到的钥匙,是到地下室去的吧?”俄罗斯笑眯眯的接话到,“在去之前,得先解决记忆混乱呢。”

“发言时间为一人三分钟。”德国用一直以来的严肃表情说出了那句说过无数次的话,“有意见的把手举起来。”

日本不由得笑了起来,如果是在外面的话,现在应该是意大利举手大叫“PASTA”吧?

如果……是在外面的话。

 

“啊、那可以从我开始吗?”英国首先开了口。“我想那应该不是错觉啦……”他犹疑着环视众人,“你们几个、在时钟被破坏的时候有没有感觉到什么?”

“……”中国抬起头来,“你也感觉到了吗阿鲁,”语气中带着不为人所察觉的悲伤,“这样一来,就不是我的错觉了阿鲁。”

“意思是破坏时钟后、会涌进多余的记忆这点大家都是一样的?”俄罗斯状似惊讶的歪了歪头,刚收敛好思绪的日本却错觉他在说到“多余”时语气中的……是自己听错了吧,日本按下心头的疑虑。

“是、是这样吗?”德国脸上也露出了惊讶。

“……”意大利站在一旁不置一词。

“我在钢琴房间的时钟被破坏掉的时候、产生了和日本先生,”加拿大说到这儿他特意看了眼日本,“一起到这来的记忆。但是……”

“没错。”俄罗斯自然地接口到,“虽然有很多麻烦的记忆,首先还是,回想【我们】的最初吧。”

 

“说到最初,那就是世界会议了。”英国皱着眉开口,“那里是连下落不明的家伙也算在里面,唯一全员到齐的场所。”

“说的也是,是从那里开始,这点不会错。”日本点头表示赞同,“之后,就是美国先生听到关于这宅第的谣言,说想去看看……吧。”

“会议一结束,为了消磨时间,我和美国、中国先生、俄罗斯先生、法国先生、英国先生就六个人一起到这来……”加拿大也接话到。

“虽然也约了日本,但他却没来阿鲁。”中国补充到,“所以我在宅第的入口只给他发了简讯就进去了阿鲁。”

“看到那封简讯后意大利说他也想去,我们三个和哥哥也出发了。”德国说着看了眼不知为何异常沉默的意大利一眼。

接收到德国的视线后,意大利露出一个看起来和平常别无二致的微笑,“……恩。”

“不过,”完全没有注意到这边互动的英国继续说了下去,“也有不是和这样的成员一起的记忆。”他努力回忆一番后开口,“我的话,连和美国和日本一起到这来、分散了的不是法国,而是中国之类的记忆也有呐。”

 

“让各种记忆混进来、是不是就是打算要让我们混乱?”意大利笑着提出疑问,“分不清哪个是正确的……目的是让我们做出错误的判断之类的。”他符合常理的猜测着。

“啊啊,也有这种办法耶……”俄罗斯眨了眨眼附和着,“将事实藏起、把虚伪混入,现在我们就已经混乱,什么是什么都分不清了。”他弯眸补上了最后一句,“所谓陷入疑心暗鬼状况呢。”

“也就是说、虽然接下来所谓破坏时钟的代价,会冒出一堆充满虚假的记忆,但那些全部都不要相信比较好对吧!”意大利最后大声下了总结,虽然日本还是觉得有哪里不对但依然表示了同意。

“打算给我们造成混乱……说的也是。”越顺着这个思路想就越觉得一切正常,日本也跟着表达了看法,“我想这种虚假的记忆还是应该不去信任,直接抛弃才好。”

“很碍事阿鲁。”中国也皱起了眉,“而且,就算明白每次时钟破坏都会伴随奇怪的记忆,心理准备也不是这么一回事阿鲁。”

“就是那样。”德国倒板着脸同意了,“不去在意直接抛诸脑后的话,就不构成问题了。总之这时钟也是要破坏掉,就算奇怪的记忆流进脑海,马上把它忘掉。”他继续说道,“是和谁一起来、又是为什么现在才会存在这里的事,千万不能忘记。”

 

TBC

 

之前一大段不怪我流水账,的确是没啥能写的【……

很久没更这章还这么短小不怪我恩,因为我要去做饭了【……

评论
热度 ( 6 )

© 荷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