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多,更新少,文笔差的咸鱼写手。
过段时间[半年内]会搞合集放还看的过去的文…………所以黑历史就不要翻了好吗…!![…]

触手法[…]

“什么啊,为什么哥哥我要到这种地方来啊。”弗朗西斯的眼神扫视着这片昏暗的森林,他嘴里小声的抱怨着,“这里一点美感也没有。小亚瑟真是太过分了嘛~”

上等的牛皮靴踩在枯败的落叶树枝间,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回荡在寂静的仿佛只有树木的森林里,平添了不少恐怖气氛。

弗朗西斯小心翼翼的走着,边走边观察着四周。这里太安静了,连一声鸟鸣或是一句虫唱也听不见。这种地方真的会有亚瑟需要的药草吗?弗朗西斯对此表示怀疑,一阵冷风吹过,他颤了颤,把原本为方便行动束起的淡金卷发放下,让自己更加温暖。

打开手里的地图,弗朗西斯细细查看着标注的地点。

“穿过这片森林,向前...”弗朗西斯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抬起头,他现在已经到了森林的边缘,而如果要继续向前走,要不了多久,他就会来到悬崖边上。他更加仔细的看着手中的地图,最终确定,他弗朗西斯·波诺弗瓦,全大陆最优雅的骑士[好吧,亚瑟不承认],居然要去爬那座不知道为什么沾满了恶心的粘液的山?!

弗朗西斯不情不愿的挪动着脚步,一点点靠近森林边缘,在踏上沾满粘液的石头时,弗朗西斯痛苦的闭上了眼,决定回去后就把今天的所有衣服全部扔掉并且洗一天的澡!

下了决心后弗朗西斯也就没有那么排斥这些粘液了,而且他发现这些粘液的味道并不恶心,甚至算的上好闻。但淡淡的草木香味反而让弗朗西斯提高了警惕,他拔出自己腰侧的佩剑,随意挥了挥试手,便一手倒提着剑向前走去。

出乎他意料的,在他向悬崖靠近的,没有生物向他发动攻击,甚至在他到达悬崖边上时,周围也安静的如同什么也没有一般。

弗朗西斯锁着眉头,向悬崖下望去,一株通体漆黑的植物在崖壁上随着微风摇曳着。

对照了手中的图例,弗朗西斯确定那就是自己这次出行的目标,只是...弗朗西斯看了看崖壁,不出意外的,上面也沾满了粘稠的液体,透明的顺着山壁下滑。

弗朗西斯抬起脚看了看鞋底,发现鞋底出现了轻微的腐蚀,带着微微的惊诧,弗朗西斯试探性的伸出手指沾了一些粘液,但料想中的灼痛并未出现,手上除了粘液的滑腻感外什么感觉也没有,但粘液一触到衣服,衣服便用肉眼可见的速度被腐蚀出了一个洞。

大概对生物皮肤不起作用..弗朗西斯得出这个结论后站在崖边想了想,再用剑比了比距离后悲痛的发现,如果他不爬下去的话,是完全够不到那棵该死的药草的。

但是爬下去……弗朗西斯环望四周,企图找到一些可以用做绳索的东西,而且,弗朗西斯鸢尾紫的眸沉了沉,这种东西通常,都有一头守护兽在附近。

也许tbc

没忍住,对弗朗下手了,快来人来阻止我[…]

评论 ( 12 )
热度 ( 49 )

© 荷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