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多,更新少,文笔差的咸鱼写手。
过段时间[半年内]会搞合集放还看的过去的文…………所以黑历史就不要翻了好吗…!![…]

黑塔鬼

第六节【1】


第六节[2]

 

地点:离世界会议会场三个小时的处于深山中的空宅

 

“所以,这张纸上的会不会是什么密门的线索?”德国皱着眉开口。在日本沉入记忆的同时,其余人抛开了先前的疑问,讨论起纸条的含义来。

“啊、啊咧?”日本回到众人身边后有些惊讶,“各位将暗号的解读变为优先顺位了吗?”

俄罗斯笑着回答了他的疑问:“总觉得好像是变成‘反正麻烦怎么都处理不完,干脆先解决这边,等打开保险箱后再去慢慢考虑其他事’的样子。”

“等等阿鲁,”中国认真的提出自己的建议,“那个谁应该还会再打电话过来阿鲁,先等电话应该比较……”

“说到电话,为什么明明在收讯范围外还打的过来啊?”一旁的英国也振作起来,参与了讨论,“再说连是谁打过来的都不知道,这样的线索,是否真的能随便相信也是个疑问。”

“我肚子饿了的说……”完全不会读气氛的意大利捂着肚子泪汪汪的看向德国。

“你那是什么表情…。”德国下意识的想要扶额,在受到意大利的眼泪攻击后干脆的将头别了过去,不再直视他,开口到,“不能再干脆点吗?给我振作。”

就在这时,德国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来了,”加拿大提醒着德国,“德国先生,麻烦您了。”

“唔、唔唔,了解。”说着德国掏出手机,望了众人一眼,“那么,我接起来了。”

同样的,一声响过后,电话就被挂断了。

“……果然,是钢琴的声音呢。”日本打破了寂静。

“嗯。”俄罗斯点头,“把响起的琴声再整理一次吧。”

接过电话的人都努力回想着当时的音符。

“大家的声音都整理好了吗?”加拿大发问到。

“……。”意大利闭目沉思着,面色有些挣扎。

“意大利君?”日本担心的询问。

像是才发现日本在自己面前一般,意大利突然回过了神,“啊,对不起呢日本。”他歉意的笑了笑,日本摇摇头表示不在意,“打到我这来的声音,是la哟。”

“刚刚的声音是si。”见日本的视线投过来,德国沉稳的回答。

 “打到我这来的,是re。”英国说。

“我听到的音?”俄罗斯保持着一贯的笑容,“是so呢。”

“已经够了吗阿鲁?”中国问道。

日本点点头,回到自己之前的位置上沉思。

“听到的音,是si、re、so、la吗?”英国总结到。

“大家看琴键!”像是发现了新大陆般,意大利指着钢琴。

钢琴黑白的琴键上被不知道什么人用不同颜色的笔歪歪扭扭的写了不同的数字。

“唔——嗯……”俄罗斯饶有兴味的观察着。

“……”加拿大仿佛想到了什么,死死蹩着眉。突然,他神色一松,惊喜的喊出声,“啊!我知道了!大概会是正确答案!”

“欸?真的?我完全不行——”意大利眼底划过一丝惊诧随后变为了惊喜。

加拿大自信满满的笑着,“是非常简单的暗号,听好了喔?”他将手放在琴键上,“首先,响起的声音是这四个。”说着,他在琴上按下相应的琴键。

“的确是这样呢。”日本点头附和到,“好像也有数字吻合的样子。”

“也就是说,是4269吗?”英国看着琴键上的数字问到。

“不,还没那么快。”加拿大摇着头否定了,“然后,看看德国先生他们找到的纸片。”

加拿大将两张纸片拼在一起,上面依次是黄色,红色绿色和蓝色的方框。

“就变成这样。”他笑着对众人说,“和琴键上写的数字颜色一致对吧?”

“像要把同样颜色的合在一起一样,对照到同色的文字……”马修把纸片放在琴键上。“你们看,完全吻合。”

“原来如此,好厉害阿鲁。”中国恍然大悟般称赞到。

“这样对照上去后,意外的很清晰呐。”德国也舒展开眉头,“那么,现在到保险箱那去吧。”

“是。”日本点点头,众人便一起离开了房间,除了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的意大利。

“……。”意大利缓缓走到钢琴旁,“啊-啊,果然被解开了吗——”他脸上挂着不知是悲伤还是高兴地表情。

“好奇怪哦,就算有好好做的打算,果然还是不行啊——”他垂下头,明明是在笑却感觉快要哭出来了。“自己给出提示什么的,果然还是不行。”

“不过……算了。一定、这是最正确的选择吧。”他盯着雪白的钢琴又将嘴咧开,“我什么都没做错喔?对吧。”像是在询问不存在于此地的某人一般,他抬头望向眼前的虚空。

“嗯。没有做错。”仿佛在安慰自己,他用力点了点头,“我什么都没做错喔。不过,日本会生气吧,啊哈哈……德国的话,绝对……会说要绝交的!”他努力地保持着笑容。

“再过、一下吗……”意大利望着紧闭的门扉,终于放弃了勾起唇角。闭上眼坚定了神情。

 

TBC


评论 ( 1 )
热度 ( 9 )

© 荷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