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多,更新少,文笔差的咸鱼写手。
过段时间[半年内]会搞合集放还看的过去的文…………所以黑历史就不要翻了好吗…!![…]

没写完的东西[…]

把一些写着写着就没后文的发上来……想看哪个我就继续写[…]

1.仏英

弗朗西斯不见了。

不,或者说,只是“弗朗西斯”,不见了。

eu会议上

“怎么搞的…”英/国一脸烦闷的瞥向一旁的法/国,后者正认真的书写笔记,“那家伙…”

不对劲。

完全,不对劲。

会后,亚瑟刚收拾好东西抬起头,看到的却是法/国离去的背影,而平时他都会不厌其烦的在自己身边腻来腻去,“小少爷”“眉毛”什么的叫个不停…现在却…

亚瑟深深皱起眉[tbc]

2.西仏

事情,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弗朗西斯睁开眼时,他发现有什么东西微妙的不对,比如:被子为什么这么重,以及,房间变大了?

他下意识的想要撑起身子,却在移动四肢时发现了不对劲的原因,不是房间变大,而是他变小了。

弗朗西斯瞪着自己白白胖胖的小手发呆。

上帝啊,谁来告诉我怎么回事?哥哥我的童年[如果可以那么说的话]已经过去了几百年了。

打断他发呆的,是一旁悠悠醒转的安东尼奥,眯着眼睛的安东尼奥习惯性的想要给自己的恋人一个拥抱,手伸出去却只碰到一个软软小小的温热身躯,感觉触感不对的西班牙人睁开了眼,震惊的看着面前坐着的弗朗西斯。

淡金的柔软发丝打着卷散在白皙的肩头,汪着水的紫罗兰色眼瞳带着呆滞和惊讶看过来,樱红的唇瓣微张露出里面光亮洁白的小米牙和粉色的舌尖,带着睡醒后淡淡潮红的脸甚至还有些婴儿肥,而他身上那些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的暧昧痕迹则增添了不少背德感,所有会阻挠别人认对性别的胡渣,胸毛,统统消失了,如果不看被埋在绸被下的唯一判定标准,谁也不会觉得这是个‘男性’。

安东尼奥艰难的找回了自己的声音,虽然他觉得自己应该先照照镜子看看自己有没有流鼻血。

“弗朗西斯…?”

孩童眨了眨眼——上帝,这个他经常做的,让人觉得轻佻的动作放在幼儿身上只有说不出的俏皮可爱——下意识的回应。

“早上好,亲爱的。”一如往常的优雅声线,只是由醇厚的男低音变成了稚嫩的童声。

软糯还有些沙哑。

弗朗西斯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的神色,特别是在安东尼奥嘴角挂上了促狭的笑意后,弗朗西斯丢给他一个白眼,掀开被子准备下床——然后差点摔了下去。

还好安东尼奥眼疾手快一把扶住了他的腰。

经过一早上的混乱后——比如帮弗朗西斯找他现在能穿的衣服——两个人终于坐到了餐桌前准备开始不那么丰盛的早餐——一般做早饭的人现在还没料理台高——已经是11点钟了。

“啊…真是令人怀念啊…”安东尼奥感叹到,用叉子浅浅戳刺着盘子里的炒蛋。

“它已经够可怜了。”弗朗西斯不赞同的看着安东尼奥的动作,虽然这种有些嫌弃的神情出现在孩童的脸上只会让人觉得可爱。

“这让我想起很久之前的事。”安东尼奥像是没有听到弗朗西斯的话一般,自顾自的往下说。

“…我以为我们现在更重要的是解决我现在的状态…”弗朗西斯无奈的叹了口气,把往下滑的过大衬衫向上拉了拉。

“我倒是不介意啦…不过你要怎么出去…?”安东尼奥摊了摊手,看着只穿着一件他的白衬衣的弗朗西斯,由于衬衫太大,只能松松垮垮的耷拉在法国人的身上,长长的下摆一直遮到了膝盖,露出光洁的小腿,他们的确找不到小孩子能穿的衣服。“说起来,你是不是长大了些?”刚刚看起来不超过7岁的孩子现在大概有8.9岁。

“我也这么觉得。”弗朗西斯煞有其事的点了点头,安东尼奥觉得自己看到了天使。

“恋童癖。”法国人得意洋洋的挑眉,对自己不分年龄的魅力感到满意。

安东尼奥挠了挠脸,放弃了争辩,当然,他也无法反驳。

“去找亚瑟…?”好在弗朗西斯也不想在这个问题上过多停留,直截了当的提出了解决办法。

“唔…俺也觉得这种事只能找他啦…”

[tbc]

3.西北风

“喂?”弗朗西斯有些惊讶的接起来自自己的东欧情人的电话。

“下午好哦~”那边的伊万心情似乎很好,语气十分的欢快,“不知道弗朗西斯桑下午有没有事呢,没有的话,要来万尼亚这边吗?”

这是…邀请?弗朗西斯更加惊讶了,自从他们确定关系以来,每次相聚都是在会议后找家宾馆或是在巴黎弗朗西斯的家里,伊万从来没有让弗朗西斯去过他家。

“好啊…”弗朗西斯一手拿着电话一手去翻自己的日程表,“唔…我今天下午到后天上午都没安排呢,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万尼亚当然不会介意啦——那么我就准备好恭候大驾咯?”伊万没等他把话说完就自顾自的接到,随后挂掉了电话。

弗朗西斯听着手机里的“嘟嘟”声,讶异的把手机的通话记录看了又看才敢确定刚才给自己打电话的是伊万·布拉金斯基。

“没事…吧…”弗朗西斯略过心头那一丝不安,简单收拾了些衣物便出发到机场上了飞机。

“…?!”弗朗西斯刚一走进伊万的家,后脑就传来钝痛感,弗朗西斯在彻底昏迷前转过头去,视网膜最后印下的,是伊万的笑脸。

等弗朗西斯醒来时,他发现自己的手脚分别被绑在床的四柱上,看起来伊万并不想伤害他,绑着他的是上好的丝绸,可惜系的是死结,弗朗西斯试了试,没办法挣脱。

“晚上好啊,弗朗西斯桑。”伊万笑眯眯的推门而入。

弗朗西斯苦笑着回答,“晚上好亲爱的。”

“嘿嘿,不要这么苦着脸嘛,万尼亚可是很期待你的到来哟?”伊万将门反锁,缓缓靠近大床。

“如果你愿意告诉我你想做什么的话。”弗朗西斯承认,在伊万靠近时他打心底里感到紧张。

伊万只是笑,并不答话,他解开自己身上的大衣[tbc]

4.白雪王子耀[你等等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王国,王国里的国王和王后十分恩爱,人民也安居乐业。

但有一个困扰国王和王后很久的问题,他们没有子嗣。

“上帝啊,请给我一个孩子吧,ta要有比初雪还要洁白的皮肤,比鲜血还要红艳的嘴唇,比夜晚还要漆黑的头发,比星空还要深邃的双眼。上帝啊,请给我一个这样的孩子吧,就算是死,我也愿意啊。”王后日日跪在窗边,向着遥远的天边祈求着。

像是上帝终于听到了王后的祈求了般,王后生下了一个王子,他有着比初雪还要洁白的皮肤,比鲜血还要红艳的嘴唇,比夜晚还要漆黑的头发,比星空还要深邃的双眼。国王和王后欣喜若狂,可惜王后由于天天祈祷时跪着的原因死去了。

国王怀着对妻子去世的悲伤之情,为王子取名为王耀。

王子一天天长大,愈发的挺拔俊秀[tbc]

5.仏英仏

人类设定。

想试试傻白甜。

弗朗西斯感冒了,不,准确说是发烧了。

看到平时总是一副游刃有余样子的弗朗西斯现在虚弱的躺在床上,亚瑟有些手足无措。

一直以来都是弗朗西斯在照顾他,而他自己,对照顾人这件事真不在行。

“没事的…”弗朗西斯看着他的样子嘴角扯出一抹微笑,“哥哥我睡一觉就好了。”

[tbc]

6.美人鱼法[…]

很久很久以前,在大海的深处,有着一群自然的精灵。

他们擅长以歌声诱惑过往的船只,使船只触礁沉没,但这对他们来说并不是有意的,这在他们看来只是一种游戏。

他们都有着美丽的容貌,漫长的生命,他们的上身同人类没有什么区别——除了脖子上的鳃,而他们的下身是一条长长的鱼尾。

他们,被人类称作塞壬。

塞壬的社会类似人类的君主专制,有着一个统领一切的君主,这个君主有7个儿女,前三和最小的是儿子,中间的都是女儿。

最小的儿子是最受宠,也是最美丽的,他柔软的金发闪耀着太阳的光芒,深紫罗兰的眸子里总是满含笑意,身材线条匀称清朗,鸢尾紫色的鱼尾粼粼,体态修长。

可惜这位王子殿下十分不守规矩,生性风流也就罢了,毕竟[tbc]

6. 好茶  亚瑟王和骑士王耀

“阁下,我是新来的骑士。”一个有着雌雄莫辨的面孔的年轻东方人男子向亚瑟恭敬的行了个骑士礼。

亚瑟微微眯了眯眼,用一种挑剔的眼光打量着那个东方人:他有一张姣好的脸孔,看起来很小——东方人一向看起来很小,一头柔顺的黑发被束起来放于胸前,身着精致轻巧的软甲,连佩剑也是细长的东方剑——那把剑能刺破哪怕一张纸吗?哈,东方人。

亚瑟收回了打量的目光,用一种聋子也能听出来的傲慢不屑的语气说:“对不起——小先生?我想我这里不需要一个花瓶,但我还缺一个男宠?”亚瑟说的很不客气,他本以为这个东方人会涨红了脸愤怒的离开,但他居然笑起来了。是的,东方人微笑起来——亚瑟觉得他看到了天使——黑发的美丽的天使——但他马上清醒过来,并为自己的失态而懊恼。不过,也许他可以拥有一个新的男宠?一个东方美人。亚瑟不可抑制想着,并决定如果东方人开口要留下来的话就让他变成自己的。

亚瑟静静看着东方人的粉红的薄唇,期待着。

东方人开口了“首先,我觉得自己需要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王耀,我想我的年龄应该比你大,所以不用叫我小先生(重音)。”亚瑟有些惊讶的挑起了他粗粗的眉毛。“其次,我以为——亚瑟王并不是以貌取人的,可惜我错了……”东方人,不,王耀边说边用一种失望惋惜的眼神看着亚瑟,这让亚瑟有些愤怒。王耀接着说,“最后,介于您刚刚侮辱了我。那么我,王耀,作为一个骑士,为了骑士的荣耀,用我手中的这柄剑向您挑战。”王耀抬起头,黑色的眼睛熠熠生辉,如同上好的黑曜石般美丽。

亚瑟面色上充满了嘲笑,他听见自己问:“你要向我挑战?”

“是的,阁下。”王耀挑了挑眉,“还是说您不敢?”

“笑话,我会不敢?我只希望你不要输得太难看。” 亚瑟嗤笑了一声,站起身来,“走吧,去格斗场。”

“不,请等等。”王耀开口叫住了亚瑟。

“怎么?怕了吗?”亚瑟轻蔑的说。

“并不是,我只是觉得我们需要一个赌注,毕竟您侮辱了我的骑士精神。”

[tbc]

其他实在太耻就不发上来了[…………]

评论 ( 4 )
热度 ( 21 )

© 荷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