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多,更新少,文笔差的咸鱼写手。
过段时间[半年内]会搞合集放还看的过去的文…………所以黑历史就不要翻了好吗…!![…]

别人的脑洞[…]

活下去,让你觉得痛苦吗?


“ 活下去,让你觉得痛苦吗? ”

对面的清秀男子闻言愣了愣随即“哧”的笑出了声。

“对、对不起…”他一边抹着眼角笑出来的些微泪水一边向你道歉,虽然面上还带着无法抑制的笑意。

你有些茫然甚至莫名其妙,完全没有get到笑点啊这句话,你还觉得有点虐。

他稍稍端正了坐姿和脸色,唇角滑出的笑意透着无奈和温和。

就像面对小孩子。你不忿的想,却又意识到这好像也没错,毕竟比起他,你实在是太年轻了。

“活下去这件事啊,的确有时候让我觉得痛苦。”他缓缓开口,磁性平淡的声音从你身边流过,“可不是所有时候都让我觉得痛苦。”

他琥珀色的瞳孔注视着你,里面有着五千年的风雨沧桑。

见你仍一副懵懵懂懂的样子,他叹了口气,按按额角,准备给你讲故事。

“在我最先出现的时候啊,我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他把眼睛像猫一样眯起,微微抬头似乎看见了往事,“然后随着…嗯…对你来说比较好理解的说法大概是国土的增长和国力的强大,”他冲你露出一个微笑,眼底的光明亮而柔和。

“我也慢慢长大,知道了自己是什么,也见识了许多,比如那些和我一样的存在,早期你比较熟悉的,是罗马吧?”你身体紧绷起来,生怕触及了他的伤心事,见你如临大敌的模样他又笑了起来,伸手揉了揉你的头发,“傻孩子。”他说着跳过了这个部分。

“我也遇到过很多人,像贞德之于弗朗西斯那家伙一般的人,”他神色不可避免的有些悲伤,“和他们一起战斗,生活,再看着他们离去,自然或者突然,我很伤心。”他垂下眼睫,睫毛颤抖的像风中的蝴蝶翅膀,但他重又抬起头来,捏了捏想要安慰他的你的脸颊。“不过不止是伤心啊,看着他们所有人因为我的存在,我的强大而真心并且全心全意的努力,真的很开心,也很高兴。”

“他们的灵魂不灭。”他说着,指了指自己的左胸膛。

“说起来你大概问这个问题的最大原因就是本田菊吧?”他轻松的带起又一个沉重的话题。

你的拳头捏的有些生疼,“你不恨他吗?”你听见自己说。

“恨,当然恨,他杀了那么多无辜的百姓。”他讶异的看了你一眼,似是对你提出的问题奇怪。

“那你不痛苦吗?被自己带大的弟弟这么对待?”你追问到。

“痛苦不能解决任何事情。”他拍了拍你的肩膀,“而且你要说弟弟…”他有些不好意思的搔脸,“我对他的确算不上好,可以说是蔑视。”他摊了摊手,“所以本田菊对我怀恨在心也是可以理解。”

“但我不会放过他。”他眼底的光似乎瞬间变得刺眼起来,“不得不说,那段日子的确是我有史以来最痛苦的时候,被欺压,被侮辱,被掠夺。”

你听的心头一酸,几乎要掉下泪来。

“可我现在很快乐,”他话锋一转,眼里又有了柔和的笑意,“我打败了他们,我不曾放弃,最重要的是,”他唇角漾起的笑容真实而纯粹,“你们不曾放弃。”

“所以我很开心。”

“所以我不痛苦。”

“虽然我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他把食指竖在准备说他会一直存在的你的嘴边,“虽然活下去这种事并不由我决定,但我不痛苦。”

因为有你。

因为有你们。

你读懂了他未说出口的话。


手机艾特无力。

写的乱七八糟也不知道有没有把自己想表达的写出来,如果看出来我会很高兴。


评论 ( 15 )
热度 ( 18 )

© 荷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