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多,更新少,文笔差的咸鱼写手。
过段时间[半年内]会搞合集放还看的过去的文…………所以黑历史就不要翻了好吗…!![…]

#写手7题##肉文,包含他们之间什么也没发生#

他又梦到了他。

弗朗西斯·波诺伏瓦是个普通的公司员工,虽然长得不错,也经常有人看到他和一些女人在一起,但意外的似乎没听他谈起过女朋友。

弗朗西斯也很疑惑,自从进入这个公司,他几乎每周一次春梦,春梦的对象还只有一个,他的顶头上司——亚瑟·柯克兰。

不,弗朗西斯不喜欢他,虽然这个法国人的确来者不拒,但柯克兰先生这种类型,不是他的口味。

也许除了那张脸?弗朗西斯挑眉,因为除了那张还算可口的娃娃脸,亚瑟·柯克兰这个英国人从头到脚都不是他的tape。

但一张脸不可能是让弗朗西斯做了这么久春梦的理由。

“哈啊…给…给我…”绿眸的英国人面色绯红,眼角含着生理性的泪水,难耐的扭动着腰肢。

“别着急我亲爱的。”法国人却只是微勾着唇角,将吻细细密密的印在身下人的脖颈上。

然后,喘息,碰撞,高潮。

弗朗西斯再一次从梦中醒来。

他有些不耐烦的揉乱一头顺滑的金发,不管是谁做了这么长时间的春梦——还是自己不喜欢的对象——天知道他们已经在梦里玩过多少play了,从师生到电车痴汉!

弗朗西斯无奈的叹气,重新闭上了眼。

“我要辞职。”弗朗西斯把自己的辞呈递给对面坐着的英国人。

“想好了吗?”亚瑟一目十行的看完,抬起头望进法国人湖蓝的瞳。

“是的。”弗朗西斯有些不可抑制的想到昨晚梦里那对祖母绿的眼眸是怎样的雾气蒙蒙,那双眼睛主人的身体是多么的柔韧带劲。

“好的。”亚瑟提手签下自己的名字,“去财务室把这个月的工资结了吧。”

弗朗西斯接过辞呈,转身离去。

梦只是梦,他们之间什么也没发生。

…其实大概也算不上肉文,要写肉的话太长太麻烦了[…]

写着玩玩

还我文风

评论
热度 ( 12 )

© 荷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