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多,更新少,文笔差的咸鱼写手。
过段时间[半年内]会搞合集放还看的过去的文…………所以黑历史就不要翻了好吗…!![…]

黑塔鬼

第四节【4】


第四节[5]

 

地点:离世界会议会场三个小时的处于深山中的空宅

 

……这个,日本看了看地上被打碎的盘子,皱了皱眉还是拾起一片碎片小心包起来放进怀里。

【得到【盘子的碎片】】

 

“你们先去吧,我去看看意大利君和德国先生。”日本让中国他们先去客厅,自己却转身向德国之前待着的房间去了。

中国张了张嘴想要出声,但最后还是摇了摇头放弃了。

当然这不是已经离开的日本能看见的,他已经到了德国之前待的房间,和意大利打了个招呼。

“咦?其他人也来了啊!”意大利惊讶的挑眉,随即脸上漾起笑容,“那回有火炉的房间吧!”

“是的,虽然从缺若干数名,现在正打算针对详细情形展开紧急会议。”日本点点头,虽然很好奇不时闪过的电钻声是怎么回事,但现在明显不是问这个的好时机。“德国先生,准备好的话就出来吧。大家都在等您呢。”

“了解。”德国沉闷厚重的声音隔着铁门传来。

随着一声开门声,德国从房间西北角的角落走了出来,“抱歉久等了。”

“Ve~已经没事了吗?要不要再进去一下?”意大利关心的问到。

德国摇摇头,“没关系,已经够了。那怪物应该是不会再来这里……或者说,希望它不要再来了。”说着,德国反手关上了门。

“说的也是,我也很期待。”日本首先转过身去,“那走吧,不能在这里慢吞吞的,哪怕一刻也好,不快点把情报整理后不行。”

“果然还是找不到哥哥他人吗……”德国跟在后面,垂下眼。

日本脚步顿了顿,“……是的。”

“没、没问题的啦!”察觉到空气的压抑,意大利努力想要让气氛活跃起来,“打起精神来啦德国!德国你消沉下去,普鲁士也不会跑出来的!”

“也对,抱歉。”德国转头向意大利歉意的笑了笑,走在前面的日本只觉得还好自己走在最前面——不然还不被闪瞎。

“走吧,”日本推开房门,“各位,都在等了。”

 

“让各位久等了,”日本一边关上二楼的客厅的门一遍说,“那么马上,就让我们从现状的说明开始吧。”

“一开始,我们就如同各位所知,接到中国先生到宅第来了的简讯后,意大利君,”日本慢慢走到方桌前,说到这儿时向意大利看了眼,站在壁炉旁的意大利点了点头,“也产生了想到宅第看看的兴趣。所以我、德国先生、意大利君,”说到这儿时日本顿了顿,“还有普鲁士先生四个人就一起到这来了。”

“在我暂且查看里面状况四处走动的时候,刚才的怪物,”日本扫了眼俄罗斯等人,“突然出现,袭击了意大利君他们。”

“你、你们没事吧。”英国犹豫着问到。

“嗯,好不容易呢。”意大利歪了歪头回答到,“不知该说运气好还是不好,它好像锁定了逃跑速度很快的我当目标。”他眯了眯眼,露出一个微笑,“总之努力甩掉了。”

“成功逃脱了吗阿鲁!好厉害呐阿鲁。”中国赞叹到。

“结果,就在搞不清楚那是什么东西的情形下,总算全员会合。又因为这个房间有锁,让人有种安心感,就决定在这渡过一宿。”日本继续说到。

“一夜……”俄罗斯重复着这个词,眼神十分复杂。

“果、果然不对劲……因为我们……”加拿大小声的自言自语着,察觉到众人的视线后有些紧张的抬起头来,“啊,对不起,请、请继续说。”

“没有能烧的东西了耶,”意大利好像全然没有察觉现在的气氛似的,对同样站在火炉旁的德国举起了手中的木箱,“这个木箱,可以拿来烧吧?”

德国有些无奈,但还是没有反驳,“也对,能当燃料的话就烧掉吧。”

就像没看到火炉前两人的举动一样,日本毫无停滞的讲述了下去,“当需要守夜的人时,普鲁士先生非常爽快的接受了,是感到安心吧,我们三个人都陷入了深深的沉睡……”

“起来的时候……普鲁士先生就不见人影了。”说到这儿,日本微微垂下了眼帘,德国的身体也紧绷起来,“因为走廊上有遗留血痕,就试着沿血迹找下去……但是途中就……”

“就中断了吗……”俄罗斯抬起头来。

“以日本为中心,试着去找过了。”意大利走到英国旁,“因为讨厌再有谁不见,我跟德国就留下来待机了。之后,日本就碰到大家了对吧?”意大利探寻式的将目光投向日本。

“是的。”日本点点头,“以上就是我们的经历,不过我还以为……美国先生和法国先生也会在这里呢?”

“是这样没错。”英国接话到,“我们六个人,因为美国的提案才到这里。我和中国还有法国负责二楼,美国和俄罗斯还有加拿大则是一楼,分两队绕这房子。”

“因为登上二楼的瞬间,有种不大舒服的感觉阿鲁,”中国说,“我和鸦片就跑去三楼和四楼随便绕绕了阿鲁。全部看完,下到二楼的时候法国就不见了,又在这个房间发现日本的衣服被烧掉了,根本就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阿鲁!’的状况了。”

“回到一楼的时候,又碰到俄罗斯他们正跟那个东西交战中。”英国皱起了眉,“稍不注意,那混蛋又消失了。”

“是这样啊。”日本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那个,我跟它多次交手中多少感觉到了,那个来路不明的生物它……”

“和美国他说是朋友的那个有点像哪。”德国接到。

“没错阿鲁!!看到就马上想到啊阿鲁!!”中国点头,“绝对是这样阿鲁!!那-个……我记得名字是……”

“汤……汤米?”德国试探着发音,“是不是这样叫的?”

“啊啊,确实叫这个名字没错,姿态也很像不是吗。”英国的眉头舒展开来,“这是美国玩的把戏吧?听到谣言之后约我们来的也是那家伙嘛。”

“原来如此!!”意大利高兴地回到,炉火映在他脸上照出明暗不定的光,“那么就是美国开得太过火的玩笑了呢!如果是这样事情就简单了!”他大声的说着,“只要快点找到美国就行了!”

正当众人都为以为找到了真相而高兴时,角落里的加拿大平淡却坚决的出声,“不是这样的。”

“啥?”英国以为自己没听清,目光投向加拿大。

“那个,不是托尼。”加拿大面色冷峻,完全没有开玩笑的意思。

 

TBC


评论
热度 ( 11 )

© 荷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