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多,更新少,文笔差的咸鱼写手。
过段时间[半年内]会搞合集放还看的过去的文…………所以黑历史就不要翻了好吗…!![…]

黑塔鬼

第四节【2】


第四节[3]

 

地点:离世界会议会场三个小时的处于深山中的空宅

 

“十五分钟了吗……”英国看了看表,皱起了眉,“……法国那家伙,没有过来哦?”

中国的脸也沉了下来,“怎么搞的阿鲁?二楼应该早就绕完了阿鲁。”说着他环望了一圈,也没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等腻了,先去楼下了吧?”英国按下心头的不安,猜测到。

中国点点头,“……嘛,的确存在会腻的要素阿鲁。”毕竟这里的气氛太压抑了,“如果错过了也很麻烦阿鲁,我去稍微看看二楼的房间阿鲁。”中国一边说一边向左边走去,“你在这里等就好!”

英国接受了这个提议,“也对,如果错过了会更麻烦的。”

中国绕了两个房间都没有发现什么,接着他来到了之前说有异味的房间。

“有烧过柴火的痕迹…吗阿鲁,”他俯身查看壁炉里的灰烬,“原来这就是异臭的原因阿鲁。”

“……”突然,中国看到了一样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东西,“……什么?”他不敢置信的后退几步,“这个,难道是……日本的衣服阿鲁?”

“为、为什么上面有那么多的血迹阿鲁……”中国深吸一口气努力辨认,“火炉里面…有烧过很多东西的痕迹阿鲁,可是,不知究竟还烧过什么阿鲁。”

中国眉头皱的越来越紧,他咬咬牙,把那一小片布料从炉灰里拣出来,离开了这个房间。

“怎样?找到法国了吗?”英国看到中国向自己走来,不禁出声询问。

“……”中国只是沉默着向他走去,一言不发。

“你…这不是脸色很苍白吗!”英国有些惊讶的打量中国,“什么啊,你手里拿的…”

“日……日本的衣服阿鲁……”中国低垂着头,英国看不清他的表情,“有一半已经被烧掉了阿鲁…”

英国脸色大变,一把抓过那块布料仔细的辨认起来,“这个……是血,对吧?”说着他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这是日本的衣服……该不会他们!!”

“这里很危险阿鲁!”中国抬起头来,“不过,如果日本在这边的话就另当别论了阿鲁!我要找到日本再回去阿鲁!”中国的情绪有些失控,不管不顾的对着英国大喊。

英国看起来也很惊讶,“冷、冷静!给我冷静的考虑一下!为什么日本回到这里来啊。”他努力地想要安慰中国,“听好了?我们是听了美国的蠢话,虽然很麻烦还是跑到这边来打发时间的喔?”

“所以哪里不对了嘛阿鲁!”中国的情绪并未好转,仍然显得有些崩溃。

“你也说了吧?发简讯给日本了。”英国耐着性子,轻言细语的给他分析,“在世界会议会场跟日本当面提到这件事的时候,他说了【我会妥善处理】,也就是平常一样想着‘麻烦死了!’之类的才没一起来。”他顿了顿,继续说到,“然后,要进这个宅第的时候,你发【现在到了】的简讯给他后,那家伙也只回了一封【请一路小心】对吧。”看着中国情绪稍稍稳定些后,英国舒了口气,补充到,“不过那封,是日本他从【世界会议会场】发过来的哦!?”

“啊……”中国似乎也反应过来了,面上的表情有些呆滞。

“仔细考虑一下,那家伙现在,人在世界会议会场!”英国继续着他的分析,“比我们早到这来之类的事,是【不可能的】!”说完后英国放心的松了口气。

“那、那这衣服是什么阿鲁!”中国愣了愣又反驳到,“这个衣服、和日本今天穿的一模一样阿鲁!为什么一样的衣服,会在全新的状态下被放在火炉里烧掉啊阿鲁!”

英国也愣住了,“这……。”根本无解啊,他也不知道啊!

“法国也找不到人阿鲁,美国又对什么开了枪阿鲁,这里太奇怪了!!”中国用一脸快要哭出来的表情大声的喊着,“我、我去找大家商量阿鲁。”说着他就要往楼下跑。

英国一把拉住了他,“明白了,总之先回去吧。日本到这里来的可能性……”他蹩了蹩眉,“确实不能说绝对没有也说不定。

【和【英国】会合成功】

 

……没有人?两人一起下到一楼后意外的没有在玄关处看到任何人影,怀揣着忐忑不安的心,他们一起向右手边走去。

在一楼的和风图书馆里晃了一圈全无所获的中国和英国,对视一眼后向前方走去。

 

“呜哇!什!咦?啥!?”刚一厨房的英国就被巨大铁灰色巨人吓到了语无伦次的地步。

中国也没好到哪儿去,“呜!!什、什么啊阿鲁那个怪物!!”他惊讶的发出悲鸣。

俄罗斯倒是悠闲自在的样子,还有心向他们挥了挥手,“嗨,你们两个好慢喔,现在就如眼前所见,我们似乎正在袭击中呢。”

加拿大在俄罗斯背后瑟瑟发抖,“两两位……快、快点…快点逃比较……”

没等他说完,怪物已经走上前来“唰唰”挥了两爪。

俄罗斯闷哼一声,挡住了它的攻击。

“俄……俄罗斯先生!!”加拿大担心的叫出来。

俄罗斯痛苦的皱了皱眉,浑然不顾脸侧流下的鲜血,“呜…好痛。果然这地方的水管完全不行呢,早知道用自己的就好了。”

加拿大手忙脚乱的想要帮他包扎,听见话不赞同的看了他一眼,“不、不行啦!就算说是你自己带的,那也只是普通的水龙头哦!?”

出乎他们意料的是俄罗斯直接从水管里拿出了一把剑,一挥就击退了怪物。

“啥啥啥啥!?”中国不敢置信的大叫出声,“为什么普通的水管会变成剑啊阿鲁!”

俄罗斯愉快的眯了眯眼,“啊哈,其实这个,是有机关的剑喔,是之前拜托日本君做的!”

“所以啊——”他深紫的眸闪了闪,明明就像是带有撒娇意外的童音,在场所有人却不约而同的后背一凉,“这个切起来的触感很好喔……”

话音刚落俄罗斯手里的剑就挽出了无数剑花,刚准备靠近的怪物又被击到了墙上。

“呜哇!完全不留情阿鲁!”中国又被吓了一大跳似的。

“不过对对方造成的损伤……”加拿大却在看清几乎完全没有受伤的怪物时皱起了眉。

“总、总之我们也上吧。”刚才一直沉默的英国终于开了口,径直向前走去。

“我知道阿鲁!”中国也不甘示弱,大踏步向前走去。

 

“呜……哈……哈……”没过多久四人就倒在了地上战斗不能,加拿大努力调整着呼吸。

“啊-啊-真讨厌,”俄罗斯擦了把嘴角的血,“完全不起作用嘛。”

不得不说这是很让人挫败的一件事,他们四人都伤重到无法战斗的地步了,那个怪物却好好地仿佛毫发无损的站在那里。

“英国!你根本派不上用场嘛阿鲁!”中国一边给自己止血一边斥责英国,刚刚他因为援助英国的缘故导致腰上被怪物的利爪划了一个大口,现在那里正不停的流出血来。

“不,那个……抱歉。”英国也倒在地上气喘吁吁,“这空间本身,就会封印魔力的样子,好像除了一部分以外,根本其他力量都用不了……”

中国给自己缠好绷带后抬起头紧紧盯着怪物,“场所太糟糕了阿鲁!我也出不了力啊阿鲁……”

刚刚他们两人就是最先支持不住败下阵来的。

“欸、等……”英国看着向自己走来的怪物,惊慌的睁大了眼睛。

 

TBC


评论 ( 4 )
热度 ( 11 )

© 荷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