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多,更新少,文笔差的咸鱼写手。
过段时间[半年内]会搞合集放还看的过去的文…………所以黑历史就不要翻了好吗…!![…]

黑塔鬼


第三节【2】


第三节[3]

地点:离世界会议会场三个小时的处于深山中的空宅

“唔?这是?”日本本着探查一切的原则把房间西北角的帘子掀开了,发现了一个木箱。

【得到了【木箱】】

日本掂了掂,很轻,又试了试,打不开。

应该会有用吧……他这么想着把木箱收了起来。

离开这个年糕的房间后,日本来到了之前有拉杆的房间,犹豫了一下,往中间下方一点拉了下去。

“啪嗒”,突然传来的金属落地声响让大家都惊讶的回过头去,日本快步走过去,在地上发现了一把钥匙。日本拾起,钥匙上面的标签写着“二层客厅的钥匙”

【得到了【二层的钥匙】】

回头面对同伴们疑惑的目光,日本也只能耸耸肩答道:“这栋洋馆里发生什么都不奇怪。”

的确……想到那个明显不科学的怪物,大家都心有戚戚焉的点了点头,惟有意大利的脸色有些难看。

“怎么了吗?意大利君?”日本担心的问道。

“啊?啊啊没事!只是……”意大利笑起来,“有点累了呢!大家赶快一起找到安全的房间然后好好休息吧。”

日本并无怀疑的点点头和大家一起下到了二楼,用钥匙打开了位于上楼楼梯右侧的客厅。

【使用了【二层的钥匙】】

真好呢……这个门看起来就很坚固的样子。日本乐观的想着进了房间。

探查一番后日本想起说是要去看看环境的德国众人,便又出去四处寻找他们。

日本推开一个房间,不在这里,但日本也没有就此退出,而是又仔细的查勘了一番。

茶几底下好像有些什么?日本半趴下去用力伸手够着,发现了一个火柴盒。

【得到了【火柴盒】】

日本将之收入怀中又在抽屉了发现了急救箱。

刚好,才战斗后大家肯定都有受伤的地方,光靠意大利君的包扎是不行的呢。

【由于发现了【急救箱】,队员全部回复】

对了,这时日本想起了之前发现的纸条,现在暂时安全,日本就将字条拿了出来。

是一张撕裂的一半的纸条,上面印着绿色和蓝色的方框,日本翻来覆去的研究了一阵没能再发现什么只好作罢。

就着这个时间日本也顺便打开火柴看了看,里面除了12根火柴什么也没有。

差不多也该回去了吧?他们应该也回来了。日本这么想着回到了之前的客厅,果然,普鲁士3人都在里面。

出于戒备心理,日本转身好好地将门锁上后才向他们走去。

普鲁士看到日本的表现十分赞赏,“不能大意,总之先呆在这里。反正钥匙由我们拿着,从内侧严格的锁上吧。”

日本点了点头,不过显得有些忧心忡忡,“虽说如此,也不过是一时之策呢。就今天一晚上还差不多……”

“就算一个晚上也好。我走来走去的已经精疲力尽了~”意大利在一旁说道。

德国也赞同的点头,“也是呢。今天一天还真是运动多了。”说着他往日本和意大利的方向看了一眼,日本和意大利咳了两声躲过视线。“要是平时的话……还真想来杯啤酒……”德国也没辙,无奈的收回了视线。

像是为了转移话题一般,意大利开口:“我,感觉有些冷呢……是因为这个房子的缘故么?”

日本走到壁炉前看了看里面的柴火,“确实好像捡到过火柴呢,薪柴的量也够一晚上的,暖和会儿吧。”

“呼呣。那么,我来做吧,”德国自告奋勇的接过了火柴,将壁炉里的木柴点燃了。

木柴燃起的瞬间就觉得屋子里的空气温暖了许多,普鲁士惬意的微眯起眼,“噢~这不是很好嘛?”

日本的脸色也柔和了许多,黑色的眼眸中映着莹莹的火光,“是,有光的话大致就能冷静下来了,”说着他带着笑意看了看其他3人,“另外,现在并不是一个人呢。”

意大利也兴致勃勃的接口,“说的是呢~但是最开始真是太可怕了。德国在前头马上就逃跑了,那个怪物就跑来追我了呢。”

“就是嘛。‘竟然把重要的小意!!’”普鲁士也围过来,“这么想着的时候,那个怪物也好,小意也好,都已经不见了。阿西也消失了。”

德国在火焰的映照下耳朵有些红,他纠结了表情努力的想要解释,“我对非科学的东西比较苦手,还、还有啊……可不仅仅是逃到哪里并藏起来而已……”说着他也放松了表情,“嘛,现在就不提了。大家,没事的话就好。”

日本也解围到,“是,如您所说。而且,现在比起追究过去的行动,更应该商讨一下,今后该怎么办。”

“是啊,”意大利识相的接上话茬,“我,虽然在这房子里调查了一圈,但还真是没有出口呢。”他顿了顿,又说,“该说全都没封闭起来了……好过分啊。”

德国皱了皱眉,“是么,果然还是应该解释成被那怪物给关起来呢。没有出口还真是严峻……”

日本也拧起了眉头,“是……真想早点回去,新的游戏也都陆续准备发售了……”他认真的担忧着,完全没注意到德国和普鲁士看他的复杂脸色。

意大利认真的附和着,“我也是,这样下去的话PASTA和PIZZA都吃不到了啊~!”

普鲁士听不下去了,连忙转换话题,“我说啊,那么出口出口的说……就算出口全部都封闭了,也不用那么没出息吧,我们自己作一个不就好了。”他说着看了看其他人,“你们被俘虏时不是也是自己作的么?把那个应用来看看啊。”

听见普鲁士的话,日本脸上浮起怀念的神色,“呼呼,那还真是勾起了相当怀念的回忆呢。要切腹的那会儿真令人怀念。”

“那时德国可是努力地为我打开缺口呢。”意大利笑嘻嘻的说,“但是这回我也会努力的~!”像是为了增加说服力,他举起拳头挥了挥。

“是是,那么明天的预定,就是别忘了寻找漏洞然后作出出口可以吧。”说着德国征求式的看了看日本等人。

“是呢,那么,虽然不知道已经几点了,”日本低下头看了看只从进入这间屋子就不再走动的手表,“今天就先到这里然后睡觉吧。”

意大利后知后觉地看了看表,“时钟也不知什么时候坏掉了呢!”

TBC


没记错联五下次就出场了吧……啊啊好想快点写啊【翻滚

评论
热度 ( 9 )

© 荷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