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多,更新少,文笔差的咸鱼写手。
过段时间[半年内]会搞合集放还看的过去的文…………所以黑历史就不要翻了好吗…!![…]

黑塔鬼


第三节【1】


第三节[2]

地点:离世界会议会场三个小时的处于深山中的空宅

“怎么样……!!”日本推开门本想询问把年糕救(ba
出来的进度,却看见了普鲁士和德国面前巨大的怪物,来不及反应日本下意识的拔出了刀将意大利护在身后。

意大利见到日本的动作眼中飞快的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但由于现在的场面无人注意到。

“呜哇啊啊!!日本!!那个!!是那个啊!!!”意大利眨眨眼恢复成平日里胆小的样子躲在日本背后瑟瑟发抖。

“切,你们也来得太早了!”普鲁士撇撇嘴往日本方向移了移挡住怪物看向他们的视线,“日本!带上小意快点逃!”

德国站在普鲁士旁边头也没回对着身后大喊:“意大利!你没事吧!!”

“德、德国~…咩…”意大利小心翼翼的从日本身后探出头来,“怎么脸色变了…”

普鲁士挥剑挡住怪物挥来的一爪,“我和阿西会想办法搞定的!!快点走啊!”连续的挥剑,普鲁士向后退了几步大口喘气却发现日本两人完全没动弹有些恼怒的吼道。

“……”日本皱着眉沉默着。

“日本!!”见日本毫无动作普鲁士更急了。

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似的,日本长出一口气,“哎呀……爷爷的耳朵不太好使了,在说什么完全听不见呢。”说着日本向怪物走去。

“哈!?”普鲁士完全没有想到这种发展,有些傻眼的看着向自己走来的日本,“喂!!小意!!”他不放弃的向意大利喊着。

“啊,呃……”看着普鲁士焦急的神情,意大利有些手忙脚乱的跟在日本后面,把视线移到一边,“我也是,突然间耳朵就听不见东西了呢!”

“意大利!!你!!”没等普鲁士再发话,德国也紧张的喊起来。

这时日本已经走到了普鲁士旁边,拍拍他的肩,把手中的太刀对准面前的怪物,带着微笑云淡风轻的开口:“不是很令人怀念吗?在枢轴之名之下,再次拿起剑什么的。”

意大利也坚定了神色,“说起来也是呢~最近太和平所以差不多要忘了呢~”

“意大利……日本……”德国神色复杂的看向两人。

日本回避了德国的视线,全神贯注在面前的怪物上,“‘路见不平则拔刀相助’,就是这么回事。我们上吧,意大利君。”

话音未落日本就冲了上去用太刀挡住了一记挥向德国的爪子。

“嗯、嗯!”意大利也掏出圣书,大声的吟唱起晦涩难懂的咒语。

“香蒜辣椒意大利面!!”意大利结束了一段吟唱后喊出。

前方的日本等人都踉跄了下,险些遭到攻击,还好怪物也受到技能影响,敏捷度下降了些。

这个技能名……日本有些微妙地纠结了脸色就放弃了劝告意大利的想法,随他去吧。

所以在随后意大利大叫出“蛤蜊意大利面”和“奶油培根蛋汁意大利面”时三人都是一副看开了的淡然神情。



“消失了……”经过一番苦战后,日本等人复杂的看着自己面前的一片空气,要不是身上的伤口还在持续的出血,战斗造成的痕迹也留在原处,他们真要以为这是一场集体幻梦。

似要打破这片可怕的沉默,意大利突然出声:“咩~果然是怪物呢…”他因为一直在后方没怎么受伤,现在正为众人包扎着伤口。

“意大利!”德国突然出声,走到意大利面前,用力的抱住他。

日本识相的转开了视线,轻咳一声询问普鲁士,“有没有受伤?”

普鲁士也识相的背对着相拥的两人,转而斥责日本“真是的,本大爷说的话到底是被无视了啊!”

德国终于意识到自己这样的不妥,放开意大利后退几步把脸扭到一旁,“本来打算只有我们也能想办法搞定的……”说着他耳后有些微红,“不好意思了呢,不过帮大忙了。你们也没事么?”他把视线更多的投向意大利。

意大利笑眯眯地回答:“嗯!但是太好了~!因为你们两个都以超厉害的势头逃跑,还以为会怎么样呢。”意大利神情自若,完全看不出刚刚在话中微妙的刺了两人一下的样子。

日本也开口道:“大家都没事就真的是令人安心了。那么,今后的话……”

普鲁士自然地接上话茬:“说的是呢,这里的话也许那个还会出来也说不定,”说着他脸色僵了僵又继续,“尽量移动到安全的房间去吧。四个人一起的话,怎么也没那么恐怖了。”

像是要摆脱刚因为意大利的话而产生的尴尬,德国大声的附和到:“那真是好主意啊哥哥!!!那么尽可能去搜寻看上去安全的房间吧。”顿了顿他又补充,“当然,团体行动是不可扰乱的。”

意大利“啪”的一下站直,行了个军礼,“了解了!!队长!!”


【全员汇合成功】

TBC



还要写多久才能联五出场啊……耀法不足躺在地上挺尸。


评论
热度 ( 13 )

© 荷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