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多,更新少,文笔差的咸鱼写手。
过段时间[半年内]会搞合集放还看的过去的文…………所以黑历史就不要翻了好吗…!![…]

黑塔鬼


第二节【3】


第二节[4]

地点:离世界会议会场三个小时的处于深山中的空宅

日本进门后不知为何潜意识提醒自己一定要注意门锁,虽然有些疑惑,但日本还是照做了,细致的将门锁好后,日本转过身迎来的却是一片剑影。

“!!是谁!!”普鲁士还未看清眼前人的脸就毫不犹豫的劈了下去。

“呜哇!请、请冷静点!是我!!”日本仓促间拔出刀勉强抵住了普鲁士的剑,将它拨到一边。

“啊…抱…抱歉,日本啊。”看清来人后,普鲁士脸上显出抱歉的神色,讪讪的将剑收到鞘里。

日本摆摆手表示不介意,反问道:“您没事吧?”

出乎日本意料的是,普鲁士面上露出恐惧的样子,“怪……怪物不在吗!?看见了啊!我!”,他有些控制不住情绪的大声道,“像腐败的司康饼一样颜色的全裸的巨人!!”

“……”日本有些无语,不知道是该先安慰普鲁士比较好,还是先吐槽像腐败的司康饼的颜色比较好。

不过……真是准确的形容呢……日本复杂的看着面前还有些激动地普鲁士。

“是真的啊!看见了啊!我、阿西、小意也都!!”似乎是怕日本不相信自己,普鲁士补充道。

“欸,我知道的。”日本轻轻颔首。

“等回过神就已经在这里了。和两人都……走散了。我……说了什么奇怪的话……吗?”看起来稍稍冷静点的普鲁士,有些不自在的将头扭来扭去打量着房间内的陈设,就是不去看日本的眼睛。

日本安抚性的拍拍他的肩,“不,一点都没。没有说什么奇怪的话。我也,遭遇了。”

“那什么呀那个!”普鲁士被吓了一跳,又想起了什么似的,“对,对了!!那两人怎么样了!”普鲁士激动地直接抓住了日本的领子。

“请冷静。”,日本慢条斯理的把自己的领子从普鲁士的‘魔爪’中解救出来,“可以的话您有没有带着什么饮料?”日本抬起头来询问。

“诶?啊……说起来喉咙也渴了呢。你有带着水什么的的吗?”后知后觉的普鲁士大大咧咧的挠了挠头。

像刚才那样吼,不渴才奇怪。日本暗暗地腹诽,向普鲁士说道:“没有,但是可以去取。要给您带回来吗?”

“也是呢……”冷静得多的普鲁士智商似乎也回来了些,“不,等等,果然还是不要了。他们两个怎么样了?”

“德国桑在本层的房间里,似乎是肚子饿了。但是意大利君还没找到。您有什么头绪吗?”

“哎!小意行踪不明么!?”得知自己弟弟安全后,普鲁士的重心转移到了意大利身上。“难道被那个怪物干掉了……什么的……”话刚一出口他也自知失言,连忙闭上了嘴,将目光投向日本。

日本有些为难的皱了皱眉,“百分之百……吧……”接收到普鲁士的目光他又赶快改口,“但是他是逃跑速度超快的人,我坚信他总归是能逃掉的。”

“好!我也一起去找!”普鲁士拳头一握,显然燃起了熊熊斗志。“首先先到阿西那里去吧!那家伙在干什么啊?”

日本顿了顿,想起了之前和德国的一番对话,脸上划过一丝不堪回首的神色,“似乎是相当的饿甚至动弹不得了。普鲁士桑,有带着什么可以填肚子的东西吗?”

“可以填肚子的啊……”普鲁士沉吟了会儿,“说起来刚才,逃跑途中捡到了不知是什么的蘑菇,这个怎么样?”说着普鲁士递给日本一个蘑菇。

……虽然很想吐槽这两兄弟在逃跑的时候到底在干什么,日本还是收下了。“那就这样吧……”

“好勒!!那就,走……”普鲁士话还没说完就停住了。

“怎么了?”日本不解的询问到。

“是不是……有什么声音在接近?”普鲁士声音中带着一丝颤抖。

门被‘砰砰’的锤着响。

“……”日本也大气不敢出一下,全身僵硬着不敢动弹。

似乎是看不惯日本的样子,普鲁士突然出声:“喂。”他甩了甩头,猩红的眸中闪耀着火的光辉,“那腰上的东西不是装饰的话就把它从鞘里拔出来。如果不想被吃掉的话……”他一边说着,一边拔出腰间的剑。

“明白!”日本也坚定了眼神,缓缓将太刀抽出。


TBC


评论
热度 ( 11 )

© 荷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