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多,更新少,文笔差的咸鱼写手。
过段时间[半年内]会搞合集放还看的过去的文…………所以黑历史就不要翻了好吗…!![…]

七宗罪

昨天的突然脑洞,本来想一天一个又觉得会没有下文[…]但要全部写完我也太懒了……所以大概剩下的这周内………吧[。]

又及,叛逆心超强的我是按大家觉得该锤的就基这么搞的[…]不过其实还是看我心情。
以上,能接受小学生文笔的话请自由的…?

色欲

索尔带着淋漓的汗意从校场回来,他的灿金的发被沾得透湿,一缕缕贴在脖颈,些许透明汗珠顺着神祗蜜色的躯体向下流淌,滑入领口化为衣料上又一块湿痕。
邪神的绿眼睛暗了下去,在他兄长尚未投注视线之时便陡然起身,不顾周围众人惊异的眼神转身离开,墨绿的下摆掀起圆润的弧度,翻飞着随他远去。
索尔被太阳晒的有些晕乎乎的脑子这才清醒过来,茫然不解的看着自己的兄弟离开的背影,不知为何无法将眼神焦点从洛基被劲装紧密包裹的腰身上移开。

这是索尔登基大典的前一天。

暴怒

HOW!DARE!IT?!!

神后的死讯即便连监牢内也得以听闻,而被她宠爱备至的小王子则在得知这一消息后愤怒的撞上了被神王神力所包裹的金色光网然后被重重弹开。
他要出去,要见到芙丽嘉然后被她告知一切都是假的,只是谣传,最多只能受伤,最多只能受伤…。洛基蜷在囚笼角落,恶狠狠的,神经质的啃咬自己大拇指上的指甲,阴郁的眉眼带着凌厉目光瞪视着巡查的金甲武士们,尝到些许铁锈味后唇角咧出状似疯狂的笑容,眼眶里却有大滴大滴的透明液珠滚落。
其实他相信了,毕竟神后的消息怎么会拿来传谣,但他不愿意让自己相信芙丽嘉的死讯,他还没向她道歉…!他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居然是你不是我的母亲…!
邪神仰头捂住脸,尽力把哀嚎抑在喉间,只漏出些破碎的呜咽。

黑暗精灵怎么能算一个种族呢?

TRUST MY ANGER.

傲慢

索尔年少时也曾降临中庭,和奥丁一起,那时人类还处于蒙昧的原始社会。
他用好奇的蓝眼睛打量陌生而荒凉的,完全无法与金宫媲美的北欧土地,觉得有些新鲜。于是善良光明的雷神寻了些外表看起来和他差不多大的小男孩们一起玩耍,并在一次角力中不慎轻而易举的掰断了一人的手臂。
男孩们纷纷投以混杂着谴责惊慌甚至惧怕的视线,而遭受这一苦难的可怜男孩已经噙着泪痛晕了过去。
索尔手足无措的站在原地,他,他和霍根他们掰手腕的时候从来没发生过这种事,而且就算受伤也会很快恢复的…。想到这儿,雷神偷偷瞄了那只断臂的伤处——已经迅速红肿发紫透出些不详的意味。
最后是奥丁的到来解决了问题,众神之父治好了断臂并消除了男孩们的记忆,而后拉着大王子的手语重心长的嘱咐。
“中庭人是很脆弱的,他们和我们不一样,生命也只有几十年。”神王轻缓抚摸自己独子金色的头顶,仅剩的独眼闪烁着睿智的光辉。“你应该保护他们,这将是你未来的职责。”
因为他们很弱小,所以需要自己保护。索尔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心头却不由自主的生出些对这些生物的怜悯。

中庭人的生命如此脆弱又如此短暂,真是太可怜了啊…

评论
热度 ( 5 )

© 荷灯 | Powered by LOFTER